沙巴体育网址

等一场雨

发布日期:2019-08-27 15:52:35文章来源:曲靖日报

柳江子

七月,持续高温,灼烧的空气,熏蒸,带来身心极度的疲惫。逃出体外的浮躁,在争论和无休止的诅咒声中,最终,画上了休止符。

一场有关于文学的争吵,在这个暑气横溢的日子里,被提上了日程。或许只有一场雨水,才能缓解,旷日持久的焦灼。

文学,是一个严肃的话题。一直以来,我不敢亵渎,带着足够的诚意,在每一个晨曦到来之际,以谦恭的心态,抒写生活的点滴。

当文字,纯然成为某些人嬉戏的工具,心底的不屑和鄙视,不由得想站起来,为写作者,讨个公理。当无知,穿上道袍,在尘世布施;当道德被贯穿成一行行品行不端的文字,我静等一场雨洗涮这尘世间不和谐的一幕。当语言一度苍白,无耻者犹在渲染,黄昏的艳丽;当低俗兀自,拍摄着自慰者的心安。我不由得想起了,梁小斌的诗《中国 我的钥匙丢了》。

枯萎的叶子,犹在等待,一滴水里,饱含的深情。不经意间的枝头,新绿,会冒出来,像个新生儿,目光流转之时,充满了喜庆和新奇。阴翳日久,苔藓敷上生冷的石头,这些无根的植物,在演绎什么,不过和我一样,等一场雨水的滋润,暂时泛出绿茸茸的面孔。在这样的季节,拥堵在喉咙的无数根刺,只待一声清晰的咯痰声,便会像箭簇一般射向天空。

只能煎熬,当汗水,布满拥挤的小屋,正午的大街上,人流稀少。逃避什么呢?逃避作孽的阳光,在七月的暑气下。

从故乡,传来我尊重的一位长者病故的消息,急急地赶回去。悲伤无法触及,酷暑的良善。忍受唯有忍受,才能在四伏的热浪中求得一席之地。

出殡前的那天夜里,天空终于忍不住,落下倾情的雨水。那是天空,对亡者最好的呼吁。

闪电,雷鸣,在空中交相呼应。滚滚的乌云,一路向南而去。小雨彻夜在下,下到了心里……

第二天,小雨依旧。在陵园清爽的空气中,飘着淡淡的忧伤。温度只有21度。和前几天的40多度比,形若天上地下之差别。于是感慨世间万象,轮回中,自有定数。

这座位于荆山塬上的陵园,往南,可见飞机城全貌;往北,故乡小城,掩映在雨意的苍茫中。死去的人,在这里永远地安息了,生者,尚在生存的路上,不定地奔波。

在某一刻,我总是试图让心沉下来。以淡定的方式看待一切。所谓的在意和不在意,似乎都不重要。过程中的优劣,不过是暂缓的修行,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田地里,力图演绎出一段绝佳的人生。

当生命,在瞬间完成了它承载的重量,脱壳的灵魂以21克的重量,向着天堂升腾,留下腐殖味的气息,和大地紧紧相依。

多么惬意的一场雨啊,不能明了的事情,早已成为过去。只有清扬的雨丝,冷漠着,那段是非;只有沁凉的风,洞穿整个尘世。

等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日子在期盼中,分明的棱角,以温差,来识别觉悟;以清冷,决断出一场没有意义的投诚。既然雨已经到来,风又一次变得小心谨慎。何须斩断过往的流云,树木葱茏,草儿繁茂,睡梦中的话语,又怎么能抵御一场空前的变奏。

逝者远走,我们犹在识别得与失之间的差距。面对栖息在荆山塬上的故去者,我一再告诫自己:放下。酷暑将尽,还有什么理由让灵魂负重前行。

无非是一粒飞翔的尘埃,在细雨中,被润泽,被打湿,落入脚下,这块期待日久的黄土。那时,没有争辩,没有烦恼,只有空寂的风,日夜划过塬上绿意葱茏的松柏。在肃穆中,聆听岁月,细微的声响如一枚针的变故,刺入肉体,然后找一个合适的理由,把一生,在掏空的地穴里封堵。

最终,什么也带不走。只有细雨,还在轻轻,飘过渭北;只有漫卷的铅色云团,在重复着,那一段过往。

编辑:孔令军

沙巴体育网址